页面载入中...

一图读懂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

  《百家争鸣 包容开放——书院学术》介绍了中国书院的历史典故,讲述了不同学术流派的形成与治学宗旨,展现出中国书院百家争鸣、包容开放的学术精神,以及历代学士文人心忧天下、忠勇报国的爱国精神。

  “问津书院远离城区,旅游功能往往大于教化功能。现代书院的教育、移风易俗功能的发挥,要利用网络、电视媒体,突破地理障碍。”在文脉颂中华·书院@家国网络传播活动的采访中,武汉大学教授、博导、国学院副院长孙劲松表示了对问津书院发展的担忧,希望书院能够“活在当下”。诚然,坐落于湖北武汉新洲区旧街街孔子山南麓的问津书院距离武汉市中心近60公里,前有清溪盘纡,后有碧嶂环抱,在安静中颇有一股萧寂索然之味。然而,自带两千余年历史的厚重感,与承继开新的迫切感,让这座中国最古老的“大学”开始重新焕发出奕奕神采。

  千古问津路,圣贤集大成。问津书院因《论语》中孔子周游列国至楚国孔子使“子路问津”于长沮、桀溺典故而得名,始建于公元前164年至公元前122年间,由西汉淮南王刘安修建,南宋以前称为孔子庙,南宋末年龙仁夫在此首创书院,传播儒学文化,文人荟萃,硕学鸿儒登坛授业。唐代杜牧,宋代孟珙、朱熹,元代龙仁夫、吴澄,明代王阳明等诸位大儒都曾亲临书院,讲学布道。

  东门署“道冠古今”,西门署“德配天地”。两千余年来,问津书院几经风雨沧桑,屡毁屡建,即废又兴,曾在六年时间里被毁损三次又复修三次,讲学授业却并未停止且得以延展。2012年,武汉市新洲区启动问津书院百年维修保护工程,历时三年恢复了其独特的“后庙前院”、“上庙下学”规制。“一座承载儒家文化的千年古庙得以恢复,一个弘扬优秀传统文化、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载体和平台得以建立,功在当代,利在千秋。”武汉市新洲区问津书院管理中心主任陈清平如是说。

  该剧的表演堪称2017年的话剧巅峰。

  赵立新以刻骨般的内力驾驭着斯特林堡的深刻、炽热、嚎啕和不羁,正邪参半的灵魂游走在舞台之上,穿梭在观众心中,纠结着,宣泄着,时而热血沸腾,时而毛骨悚然。

  就演技而言,尤其台词与肢体的叙事表意能力,赵立新出类拔萃,以《父亲》的人物感和节奏感,堪为当今中国舞台剧之表演典范。做为丈夫和父亲的阿道尔夫,是自怜自卑自叹自毁的,时而跋扈,时而极端,时而温柔,时而执拗,种种表象,似乎是男人的通病,又似乎是男人的伎俩,在此剧中,更如男人的坟茔,那种有底线的孩子气,种种无控制的情绪化,那种裹挟在爱情里的羸弱,那种浸溺于家事中的疯癫,终点一定是毁掉男人毁掉女人毁掉爱情毁掉亲情。赵立新的表演,把“毁”的过程有弹性有力度地剖解的舞台上,难得的是与观众有心理感应,有心理互动,有心理共鸣,这得益于他做演员的天性和持之以恒的积累。一个角色,用超过12年甚至是一生去光顾去体验去揣摩去演习,这是一位表演艺术家的至高境界,是角色的幸运,也是演员的幸运,两厢叠加,当然就是观众的幸运。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一图读懂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