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孟京辉力作 中国首部“浸没式戏剧”将在杭首演

  臧棣通过楼梯上烧坏的灯泡发现了一座居民楼的良心,同时也为我们这个时代的良知发现了恰当的比喻。萧开愚通过苏州河码头工人的劳作,揭示出一整代知识分子被迫或自愿回到看客位置的尴尬,但同时也表达出“加入”的可能。孙文波一再从具体的生活事件触发,写出来的却是灵魂的遭遇。

  正因为如此,臧棣才说,“在20世纪中国诗歌的写作上,没有哪一代诗人比后朦胧诗人更迫切地渴望加强诗歌同我们的生存境况的联系。”

  历史个人化或日常化写作无疑在各个层面上拓展了中国当代诗歌的语言边界,丰富了诗歌的层次,使得当代诗歌呈现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活泼、深刻和复杂。但另一方面,个人日常经验的独特性为解读和共鸣带来了巨大的障碍——诗变得越来越难懂了,而这正是当代诗歌与大众进一步分离和饱受舆论诟病的根源性原因之一。

  随着夜幕降临,一场奢华的年终宴会开始了。

  记者从酒店销售部经理黄女士处了解到,这场中式宴会的

  菜单包括海参、象拔蚌、洋参石斛炖鲍鱼汤等名贵海鲜,不含酒水,每桌要价5000多元。

admin
孟京辉力作 中国首部“浸没式戏剧”将在杭首演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